华严经净行品讲记【七】:六度波罗蜜

修行,就是要让人将七菩提分真正融入生活,达到无相、无愿的境界。若将七菩提分修好,三三昧的境界自然成就。这是上一讲的重点,今天要谈的是六度波罗蜜和四无量心,也是更进一步的境界。

1588

华严经净行品讲记【七】:六度波罗蜜

修行佛法讲求正统,须从根本修起,根基稳固,则枝繁叶茂。在这个末法时期,修行佛法的人虽多,但是许多人都没有从根本「善修习」开始,这就好像一棵树虽然枝叶徒长,但如果主干与根基不稳固,一旦风吹,必有东倒西歪之虞。

  「善修习」本是小乘佛法所依,拾级而上,按部就班的修行方法。对于研究基础佛学的人来说,这种讲求由根本修起的精神与功夫也是必备的,是修学大乘的人所不可忽略的。

  修习基础佛法,犹如学外国语言,如学日语就到日本学,学英语则到英语系国家学,如此在日常生活的行、住、坐、卧中,都可随时活用该国语言。在修习基础佛学时,我们也必须在适当的环境里,如在僧团里修习,且必须经常提起七菩提分正念,随时激励自己,将这七种觉悟的方法运用在日常生活中。

  在这儿需特别注意「运用」两字,切勿把七菩提分只当做知识般背诵,必须知道如何运用。这就好像学语言,并不是把字典背得滚瓜烂熟,就能听、说、读、写等实际运用该种语言。

  修行,就是要让人将七菩提分真正融入生活,达到无相、无愿的境界。若将七菩提分修好,三三昧的境界自然成就。这是上一讲的重点,今天要谈的是六度波罗蜜和四无量心,也是更进一步的境界。

云何得圆满檀波罗蜜、尸波罗蜜、羼提波罗蜜、毗黎耶波罗蜜、禅那波罗蜜、般若波罗蜜,及以圆满慈、悲、喜、舍?

  修学小乘佛法没有捷径,一就是一,二就是二,诚如我们前面所谈的「善修习」,必须按部就班,拾级而上。

  这里所讲的圆满,则是修学大乘佛法的方法。大乘不像小乘佛法修习时那么呆板,因为修学大乘佛法时可以跳跃、越级。例如六祖惠能,有一日挑一担柴,刚放下时,只听到一句「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就豁然开悟了。这就是大乘佛法的修行,亦即「初发心时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一般人可能会怀疑,自己真的有能力豁然开悟而觉行圆满吗?为此,我们再举一故事为例,古时有两位阿罗汉兄弟,大哥名叫星树,弟弟则叫小星树,兄弟俩人天资差异很大,但却同时进入世尊的僧团修习,结果弟弟因为太笨而几度几乎被赶出僧团,世尊知道这件事后就留下他,并交给他最简单的工作--扫地。一开始小星树仍非常笨拙,但精进扫了三年后,竟然也开悟而证阿罗汉了。所以,我们一般人应对自己精进佛法要有信心。

  再以大陆天童寺的云水寮主为例,太平天国之乱时,天童寺已化成瓦砾,虽已是断垣残壁,他仍固守在破寺里天天扫地,从清末一直扫到民国二十一年,他也开悟了。记得当年易君左先生去拜访他时,他仍在扫地,并不多言,只是口中小小声地念念有词,仔细聆听,才知他念的是:「扫地扫地扫心地,心地不扫空扫地。」这真是绝妙佳例,就连最卑微的「扫地」,也能使人脱胎换骨,跳跃开悟。

  「云何得圆满」,即如何达到圆满以下六度波罗蜜的境界。

  檀波罗蜜--「檀」是布施,「波罗蜜」是圆满的境界。布施,实际上包括了外施、内施、无尽施等。外施,指的是金钱的供养,也就是财施。内施,则是指心力的付出,例如老师对学生所真诚付出的爱心,医师对病人所付出的爱心与耐心。无尽施,是指真正能为这世界投入心愿与确实执行,虽明知不可能而「吾亦往而为之」的善事,皆可说是无尽施。无尽施是把经文里的「愿诸众生……」落实执行,而不是把「阿弥陀佛」当口头禅念念而已,这种有口无心、光说不练、无法真正力行的人,皆不算是无尽施。

  我们虽谈了内施、外施、无尽施等这么多种布施的方式,然而,若要真正达到「圆满」的布施波罗蜜,则还必须能够布施生死。

  魏晋时代的法显法师,与唐朝的玄奘法师,都是能够将生死彻底布施的佳范。他们当时到西域去取经,其实原本都是有许多人一起前往的。然而面对西域取经途中大漠的险恶地形、气候及环境,许多人因「我执」作怪而开始不适应,于是逃的逃、亡的亡,无法坦然面对与接受现前的遭遇。却只有法师在出发前早已将生死布施,遇到危险有如看风景一般。能将生死布施掉,也就自然没有我执、没有自我,如此没有我执则身心轻松而能有所超越,一旦险境现前时,亦能泰然处之,不但不会逃避,反而能由定生慧,进而有所成就。

  修行在菩提道上,就好像开车在高速公路上看风景,此时此刻,不管再美的风景,或再差的境界现前,都必须向前走,专心开车,万不可踩煞车,停下来观望。修行亦然,心中不可因有任何罣碍而黏住,使我执、情执妨碍了修行的进度。 能布施生死,才得以真心修行。布施生死,乃是真正能了生脱死,放下我执、自我及我慢。一个自我意识很强的人,总是爱炫耀自己,希望别人能注意到他、看重他。而一个真正懂得布施修行的人,却是没有自我,不称赞自己,却能时常称赞别人,真正把我执与自我布施掉,把生死布施掉,至于其结果如何,则随缘了!

  印度有位富有的律师,家财万贯,拥有自己的城巿,此人平日一毛不拔,凡是来化缘请求小施者,皆一律被仆人一脚踹出去。但是有一天,来了一个人,提出天大的请求,他希望这位律师能发心大布施,为印度全民族盖一系列学校,从小学、中学,一直到大学,以普及印度的教育。

  很奇妙地,因缘成熟的时刻到来了,这位富有的律师竟然慨然答应,不但施财,并且捐出自己所拥有的城巿做为校地,最后他在全部都舍掉之后,孑然一身,当比丘修行去了。这样的人,平日一毛不拔,不畏人言,不执着小功德,一旦因缘成熟,却来一次举足轻重的大布施,一次就把外施、内施、无尽施全部施出去,至于是非毁誉也一概不过问。这就是真正放下我执及生死,成就了「圆满」的布施波罗蜜。

  尸波罗蜜--即戒波罗蜜,也就是戒的圆满境界。前面所谈的布施波罗蜜,若仅停留在财施,则只是幻境的布施,无法让人出离三界。真正的布施是藉财施而进一步舍我执、舍生死,以达到终极目标--出离三界。

  在此谈到的持戒也是一样,仅持戒条并无法使人了生脱死。戒包含了戒与律。戒是用来规范心性而不是用来规范行为的。所以说是藉戒律为规范来助人学解脱,所谓的「别别解脱戒」,即指戒律乃为特别的解脱法。

  为什么戒律是特别的解脱法呢?我们必须对戒律有清楚的认识,了解到戒律是用来约束我们放逸的心性,而不是把戒律当做目标,老是在事相上打转,痛苦的死守戒条的枝末细节。古今时代不同,环境不同,若要刻板的死守经文中的戒条,而无法了解其真正的涵义,则守戒只有徒增痛苦,遑论解脱了。所以如果能够善巧方便的运用,戒必可成为我们行为与动机的依据标准,达到圆满的戒波罗蜜。

  羼提波罗蜜--即忍辱波罗蜜,也是圆满的忍辱境界。外来的逆境,别人看来是逆境,既然是逆境,为了要逆来顺受,内心必然受到逼迫,如此当然就必须「忍」。而修行者则不将此视为逆境,既非逆境,则内心舒坦,没有任何压力逼迫,当然也就无所谓「忍」的存在了!

  所以真正的忍波罗蜜,其实已经不需忍,而是心境将现前的环境转换,非常舒坦的接纳,这样才是真正达到「忍」的圆满境界。否则只是假忍、暂忍而已,一旦崩溃爆发,则不可收拾。例如,当别人骂你时,若你勉强挤出笑容,表面上嘴巴说没关系,内心却没有将恨转化掉,只是暂时积压在心里,表示修养好,等到回家之后,气不住了,就藉摔杯盘、骂小孩泄恨。这样的情况,这样的修养,并不是真正的修行,也不是真正的忍波罗蜜。

  真正的修行者,内心是相当坦然的,每一个情境现前都能当下转化掉,毫不积压、逼迫,这样才是真功夫。比方说,别人骂你时,你能回过头来,笑著称赞对方讲得很好,并能请他坐下来谈,接着将话题嵌入佛法,这才是真「忍」。听起来似乎很难,但修行人为什么能做到呢?这乃是因为修行人不执着,故能突破忍的局限框框,这样子,他的忍受度当然比没有修行的人大得多。况且只要认清我们生活在这娑婆世界,本来就是五浊恶世,所有违逆,都可视为理所当然,既然我生长在此环境,都曾与人彼此互相违逆,这样想就是逆来也能坦然面对,将逆转成不逆(如前所举例子),当然也就无需忍了。所以忍波罗蜜,是心性坦然地面对情境;而不是逼迫心性,对情境做压抑式的勉强接受。

  毗黎耶波罗蜜--即精进波罗蜜。布施、持戒、忍辱都是修行的必备教材,而「精进」则是方法。随着精进功夫的累积,用心、用功深入修行之后,布施、持戒与忍受内容的质量必会产生变化。这必须要众生从亲身实际修行当中去体悟。我们必须切记「精进」乃是菩萨之善根,唯有精进,才能渐入佳境,而能进一步有所成就。

  禅那波罗蜜--即禅定波罗蜜。当我们精进于布施、持戒、忍辱之后,所能产生的第一个成就与效果,就是「禅定」。禅定可由两方面来修行,一者为专对修行法部分来修,即体会真如的禅定。另一者即为从世间法来修,例如从插花艺术来成就,体会插花三昧。

  古时,有一位善弹琴的人,很有慧根,师父希望他能出家弘法,他不愿意,原因乃是他舍不得离开那把琴,于是他要求师父,如果出家之后,能让他继续弹琴,他就愿意出家。师父果真答应,并在其房内放置各种琴,供其研究、弹奏。他非常用心并且组织了乐队,后来这位琴师真的成就证阿罗汉。由此可见从日常生活中,就自己的专长兴趣修学,一直往上发挥,达到顶峰,在此过程由定生慧而所有成就,这种修法称为三摩地。从世间法各个方面来的,就是随缘止,随着世俗的因缘来修禅定。

  般若波罗蜜--即智慧波罗蜜。佛法的终极是觉悟。人必须要有智慧才能觉悟,学佛人要由智慧启发而得觉悟,但是我们为何不直接讲智慧,而还要从布施、持戒、忍辱讲起呢?此乃因每个人因缘不同,并不是众生没有智慧,而是并非每个人都可以直接切入智慧的圆满境界而达到开悟,所以只得藉布施、持戒、忍辱等事相为依循,才能将众生逐渐导入般若境界。

  我们常常会问,为何现代人不及古人,如世尊、惠能等有善根、智慧呢?其实智慧、善根、福德皆须培养。惠能极可能因他前几世皆以精进培养而累积了许多善根,才能因一句「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而放下柴担就开大悟。至于如何培养呢?并非只靠静坐、诵经、念佛这些仪式就得善根,真正重要的是必须时时提起正念、疑情。

  疑情提得起来,善根才能提高;疑情提起,观照得清楚,智慧才会提高,时时观照「佛法的中心思想是什么?」而不打妄想,也不只是空心静坐,此乃培养善根、智慧的不二法门。疑情不提,永不得出离三界。日日提疑情,生生世世累积,功道自然成,也就能出离三界而得智慧。

如需转载请联络本站:華嚴·遍吉祥網 » 华严经净行品讲记【七】:六度波罗蜜

赞 (1)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