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严经净行品讲记【十一】:文殊菩萨总答

佛、菩萨的大慈大悲是清净平等的,是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而不是逐渐的扩大。扩大要到什么时候才究竟圆满呢?一切都是没有边际的,所以扩大到最后还是不平等,还是会想象有哪里没有做到。

1594

华严经净行品讲记【十一】:文殊菩萨总答

尔时文殊师利菩萨告智首菩萨言:「善哉!佛子!汝今为欲多所饶益、多所安隐、哀愍世间、利乐天人,问如是义。」

  文殊师利菩萨说:「很好啊!佛子!你是为了要多饶益众生、安稳众生、哀愍世间的疾苦、想让天上人间的众生得到利益快乐,才来问此意义。」智首菩萨并没有这么说,文殊菩萨却道出了他的目的,这是佛法经文上常有的情况。如果是西方的学术、小说著作一定会先把这些目的写在前面,小乘权教的经典也是如此。

  现在这些暂且不管,光是前面智首菩萨这一百一十问,就足以让我们好好去体会这些问题的作用是什么?智首菩萨是为了自己要知道,还是为了要让我们知道?智首既然是智慧第一,根本不用问,自己就知道了,他既然知道了,又何必多此一问?显然,他是为了让我们知道、让我们获益,以及让我们进入华严法界。

●华严的精华,是建立在法身大士的立场上

  入华严法界有两层意义:第一、当我们提升到某个境界时,就是入体得体;第二、是依体起用,不只是很单纯的到风景区去看风景而已,而且还当主人,主客融于一体,不可分开。

  前面的菩萨因地是自己修行,到了果地境界,则同时产生了自受用与他受用,所以这样的问法不但让众生得到,自己受用,而且在自受用以后再让他受用。而文殊菩萨的回答,又把我们心中抽象的概念具体化了,这就是不定相理论。西方的理论思想都是先下好定义,可是一下定义就容易被框在那里,不下定义就不会框住,但是可以感受得到。感受得到就已经达到目的了,当感受可以通达明了的时候,也就是觉悟了。经文讲到这里,即使不是很具体,多少也有些印象、影子,再加上文殊菩萨的回答,一切都具体了,就算讲不出来,也可以感受到。所以这种文章是把目标定义放在后面,权小二乘、世间著作则放在前面,这是第一层意义。

  其次,那些世间的、权小二乘的教法,是建立在凡夫的立场,华严的精华,则是建立在法身大士的立场上,两者截然不同。

  佛法可以简单的从两个立场来看,一是站在佛的立场,一是站在众生的立场。一般的说法大都是以众生的立场而言,世尊在菩提树下成道时,是站在佛的立场来看,后来转到鹿野苑为五比丘说法时,则又是站在众生的立场,然而众生无法体会佛的境界,讲了也听不懂。

  华严即是从佛的立场来讲的。大家体会看看,从众生立场讲,是一步一步往上的,从佛的立场则是由上往下,如水银泻地般的整个洒下、散开,一时之间完全通达透彻,没有所谓的最高境界,因为他就是站在最高的境界往下洒。但是凡夫不同,他们不知道最高到底在哪里,这就形成一种状况,也就是在《华严经》里,佛法都是从最高的境界讲起,最后再在结尾做补充,这是章法上的特色。从这点来看,文殊菩萨是如何作答的?他说:

佛子!若诸菩萨,善用其心,则获一切,胜妙功德。于诸佛法,心无所碍。住去来今,诸佛之道。随众生住,恒不舍离。如诸法相,悉能通达。断一切恶,具足众善。当如普贤,色像第一。一切行愿,皆得具足。于一切法,无不自在。而为众生,第二导师。佛子!云何用心,能获一切,胜妙功德?

  这一段是总答,也是一种境界的展开,一时之间能有多少人获得,很难掌握得到。经文上说:「若诸菩萨,善用其心。则获一切,胜妙功德。」那么该如何用心呢?现在是从佛的立场往下讲,所以首先要具足信心。

  信心又包括三个条件,第一、是相信自己及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皆能成佛。第二、信此境界的一草一木、一沙一尘皆是普贤境界。第三、信我们的起心动念、思想行为皆为普贤大行。更进而能信这个讲经的道场就是普光明殿,来此听经的每一个人都是佛、菩萨,信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普贤行。

  能够这样想,就能知道「善用其心」该怎么用心了。而这不是从凡夫的立场所能体会得到的,所以文殊菩萨在「云何用心,能获一切,胜妙功德」之后,举了一百四十一个例子,便是以此信心为基础的前提下才能做到。可见具足此信心才能善用其心,能善用其心,才能获得一切胜妙功德,其实别说是功德,光是福报就无量无边了。

  至于有那些胜妙功德呢?

  「于诸佛法,心无所碍」,首先对一切佛法均无障碍。

  「住去来今,诸佛之道」,其次能安住在十方三世一切诸佛的佛法中,也就是说一切诸佛同此法门。

  「随众生住,恒不舍离」,能够恒顺一切众生,而不舍离一切众生。

  「如诸法相,悉能通达」,对一切法、一切事、一切物都能通达。

  「断一切恶,具足众善」,所谓誓断一切恶、誓修一切善,能善用其心,这些也都具足了。

  「当如普贤,色像第一」,何以要说当如普贤,因为普贤身像如虚空,无所不在。换句话说,普贤的意思即为诸法实相,此时的普贤为法普贤而非人普贤,是就法而言的。又何以要说色像呢?因为诸法实相是最美的,而我们所见到的都是如梦幻泡影,所以当实相现前,自然是第一了。

  「一切行愿,皆得具足」,人有许多愿,都不能完成,其实只要发愿去做,做得完成是圆满,做不完成也是圆满;圆满的定义不在完不完成上,而在尽力而为,因缘具足自然会完成,因缘不具足也不要起烦恼,因为因缘用尽了也是一种圆满。否则为了达到目的,不惜使用种种手段,惹来一身烦恼,最后或许是完成了,可是并不圆满。

  「于一切法,无不自在」,简单的说,是于一切境界,无不自在。法的定义有广有狭,一切法包括了一切人、事、物,与人相处,处理事情,乃至于一切时空中皆要能自在;许多人换个床便睡不着觉,因为不习惯,不习惯就是不自在。

  「而为众生,第二导师」,原文是「第一导师」,因为中国人重礼,而释迦牟尼佛是第一导师,所以其他的都称「第二导师」。其实修行到这样程度,都已经成佛了。在印度人来讲,既然有此大成就,皆可为众生导师。前面提过「为第一、为大、为胜、为最胜、为无上、为无等等」,当然就是第一导师了。

  这其中「胜妙功德」是总说,其他九句是别说。是说若诸菩萨善用其心,则能获得十种利益,既然如此,要怎么样用心呢?刚刚曾提过要善用其心,首先要建立以佛立场来看众生的前提,这也是文殊菩萨所说的基本定义;从众生立场来讲善用其心,是渐进式的。譬如慈悲,中国人就慈悲中国人,大慈大悲,就是慈悲中国人以外的人,甚至慈悲人以外的众生,这些都是凡夫的慈悲。

  佛、菩萨的大慈大悲是清净平等的,是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而不是逐渐的扩大。扩大要到什么时候才究竟圆满呢?一切都是没有边际的,所以扩大到最后还是不平等,还是会想象有哪里没有做到。就如同扫地,如果要彻底扫干净,就要把桌子、柜子通通搬起来扫,而不是把扫把伸到桌子底下去摸索,这样是永远也不会清净的。这两种思惟方式就是如此的不同。凡夫与菩萨的不同与差距的关键就在此。

如需转载请联络本站:華嚴·遍吉祥網 » 华严经净行品讲记【十一】:文殊菩萨总答

赞 (1)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