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后的一站

我们出生时,妈妈就给我们一张保证书,保证你一定会死。死亡这件事,是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的。有些人很忌讳谈这个,所以我换成「人生最后的一站」,名字缓和一些,免得太过刺激。不过,这个问题终究无法避而不谈。

698

  死亡这件事,是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的。有些人很忌讳谈这个,所以我换成「人生最后的一站」,名字缓和一些,免得太过刺激。不过,这个问题终究无法避而不谈。
  
  我们出生时,妈妈就给我们一张保证书,保证你一定会死。虽然上帝的独生子曾在橄榄山上救活一个死去的孩子,然而今天这个孩子仍在吗?如果健在,他应该两千岁了,可是他难逃一死。所以,人必须面对死亡,只是在那一刻,你是要走得很潇洒,还是很痛苦?

  一个人若是人生舞台不曾留白,最后要走时定然很潇洒。假如你没有人生舞台,只有事业舞台,那么面临最后一站,定然感到遗憾,而后来生再受苦。各位要留意,五福临门当中的寿考终,是传统中国人的一种期待,希望能平静地,在家人簇拥下,到该去的地方,此是人生一快。最后这一站会痛苦的人,绝对是在生之时走错了人生道路。

  提醒诸位,这一站要走得好,前半段就得正确地把握人生的舞台。记得!是人生舞台,而非事业舞台。如果你事业成就非凡,人生舞台却是一片空白的话,最后这一站铁定会痛苦!

  为何我们强调生命教育那么重要,你不要奋斗了七十年,到最后两天再来后悔,以为这样就值得了。绝不可能!你最后两天的后悔,等于将前此一切成就全部否定了。你认为前面七十年的努力都是成功的,其实不然,那是上辈子遗留的福报。俗语说:「三代累积,一代清空。」你累积了三代的福报,这一代就用完了。你最后走的时候若是痛苦的话,下辈子注定会堕落。你说,投胎转世到三恶道,谁知道啊?没错!问题是,真正受苦的是你啊!你这辈子自以为丰功伟业,可是最后盘点却是minus,仓库里头已经负债了,这时,你生命的下一站谁能替你负责呢?
  
  所以,我们宁可事业减收一半,把另一半保留给人生舞台,跟家人建立起家庭的文化,建立起个人的文化,让生命再生。这是相当重要的抉择与醒悟。能有这样的明智抉择,是为智慧,这叫人生的觉悟。它能让我们悬崖勒马,拥有绝对正确的新生。那样的新生活,是人生真正的开始,是否真有那个机会,端看自己了。

  这个机会,其实人人都有。家里的父母亲走了,或者老祖母、老祖父走了,当你面临这些人生终点站的情境时,你就应该有所觉醒,要让人生重新来过,但是我们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忽略、放过。大家通常把这种事完全交给殡仪馆去办,或者找个和你同样功利主义的道场,或者请教堂来替你收拾残局,反正花钱就解决了,你还有什么好在意的呢?你会有什么醒悟呢?没有!你在功利主义之下,把如此复杂又缺乏经验的事发包出去就了了。你丧失了一次新生觉醒的机会,损失可大了。

  要知道,人的这种醒悟、重新来过,才是橄榄山上那位智者救活孩子的真正意义,而不是他真的让死人活过来。他让橄榄山上的那一群人感受到「人必须新生」,这样人生才有价值、才有意义。然而今天有多少教徒能体会到这一点?

  每个人都必须面对这个问题,看看我们对家人的最后一程要如何处理?乃至于自己到达终点站时,要如何面对?这班人生列车最后要如何出站?你如果不懂得处理,到时候一定心慌意乱。慌张之余,恐惧复临,遂而造成你的堕落。本想潇洒走完人生,但最后一刻却把自己绊倒了,那不是出洋相吗,怎么会是潇洒离开呢?平常的潇洒都是假的啦!最后这一站能毫无罣碍地走,才是真正的潇洒。

  各位,你看着家人一个个走了,怎么去面对?他生前的最后一刻,你怎么关怀他呢?想象一下,他临走时,你对生命会有什么感觉呢?你热爱生命吗?你珍惜生命吗?你怎么看待一个生命呢?

  一般人在世间只重视七情五欲的享受,那不是真正看待生命。现在,这个人今后就从我们生活里消失了,你再也见不到他了,此际,你对其生命的存在所看到、所认知到的是什么呢?你有没有留意这一点?能留意这一点,才是智慧的启蒙;若否,则智慧很难开发出来。
提醒各位从这里入手,认识自己,也认识生命,最后你才有能力面对人生的终站。家人的最后一站要怎样给予关怀,这其实是生命的关怀,倒不是他要走了,才虚情假意地表示一番,好让他在最后时刻放心。果真如此,你也未免太功利了。

  平常我们所认识到的生命都是活泼蹦跳的,大概眼目所及,皆是满足欲望的部分,现在你必须很严肃地面对它--这个生命行将消逝,虽然色身尚在,但已不能与你相应了。这时你所看到的生命是什么?这是个很大的警醒。如果你连此刻都得不到任何警策或醒悟的话,根本就无善根可言。

  此时,你应该可以感受到生命的存在,如何和天地宇宙的真理相呼应。所谓真理离不开生命,离开生命即非真理。譬如相对论是真理,那与我何干?这些「真理」其实一再地被后世的科学家所推翻,所以都是与生命无关的「理论」,而非真理。真理,绝对是属于生命的,只因我们对生命的认识未能透澈,因此无由得见。想了解真理、洞彻真理,那么你对生命一定有绝对性的认知。

  人生最后这一刻,让我们很难得地直接面对生命的真相。要走的人有两种状况,一种是不安、痛苦、放不下,这类烦恼与刺激,看在家人朋友的眼中,会有一种不舍。由此可知,他个人的一生多半活在事业的舞台里,而无真实的人生舞台。

  另外一种人,他很安详,甚至还会安慰周遭的人:「人生难免一死,我已经了无遗憾了,该走就走了,大家好自为之,我没事的,我去该去的地方,那里很美。」面对这种人,我们知道,他的一生没有白过,他很踏实地走在人生的舞台上。他或许没有叱咤风云的大事业,但是他很扎实,不空虚,既不空虚,也就无所恐惧,没有恐惧,面对死亡时,就会非常潇洒。

  我们就从这里来认知生命是什么。我常奉劝诸位,要过真实的人生,而不要过虚幻的人生。事实上,大地凡夫多半都在虚幻的人生里挣扎。何谓虚幻的人生?这不是很容易诠释的名词。简单的说,当一个人终其一生都在挣扎着求生存时,那便是虚幻的人生。

  如今虽是个富裕的时代,然而富有的人挣扎于生存边缘者相当的多。为何有那么多的达官显贵纷纷投入宗教的怀抱?因为只有在这里,你无需再为生存而挣扎。那些叱咤商场、纵横政坛,或活跃于各行各业的人,戮力斗争,竞逐功利,却为了已身的生存而患得患失。他可能家大业大,甚至权倾一时,但人生却是空虚、恐惧的,他到老的时候依旧痛苦挣扎,乃至于堕落,原因在此。

  提醒大家,从朋友、家人的终点站,可以醒悟自己该如何调整生命,所以这是我们新生的契机。倘使你有了此一新生,那么旧的一生,父母所生给我们的色身,事实上已经结束了。一个人不在此时先新生,等走到了终点站,生命行将结束时,虽然也是面临一种新生,但却是堕落的新生--一个充满痛苦、恐惧、扰扰不安的结束,引领你走向堕落的来世。如果你能走得安详、潇洒,那么此生结束,来世的美好可期,不管到天国或极乐,总归是美好的。所以为何要到最后时刻生命行将结束时,才幡然悔悟,想求美好的新生而不得呢?

  因此,当我们看到家人或朋友,走完最后一站,即应有所觉悟,让旧有的一生结束,重新来过,那么你的天国、你的极乐世界,马上就可以在这个世间兑现。这时你也会发现,自己对那些临终者的关怀,是出自本心,毫不虚伪做作或应酬以对的。

  面对亲人的逝世,你如果能很快地警觉,算是善根已足了。可是若在平时对家人、老人的关怀,即多注意的话,你会发现,觉醒的机会其实更多更长,而你新生的福报也将因此而更大。

  要知道,关怀老人所必须付出的时间和心力相当长,他有苦难病痛,却不见得马上死亡,有时往往一拖十几、二十年,这时候,关怀就显得特别重要,但有些人体会不到。所谓久病无孝子,你病久了,人家都怕了。所以能成恳面对生命,关怀老人,你会发现收获良多,福报极大。

  佛教里说照顾老人和病人,福报最大。哪里大?在于你对人生有所体悟,对生命有所觉醒,这是最不得了的一项福报。而不是因为不照顾父母,怕亲戚朋友说闲话。基于对生命的热爱,我们关怀生命,为了使社会族群能够拥有足够的尊严,为了让家人和我们自己的生命,拥有同样的尊严,所以我必须面对生命,诚挚关怀。这是发自内心的一项自然行动,绝不是要做给人家看的。

  如不能体会这一点,那所有关怀不过都是虚情假意。你对老人愈照顾,就愈象是要等着得他的财产;你对临命终者愈体贴,就愈象是为了要获得他死后的庇荫或保佑。这不是关怀,而是一种功利的交换,毫无意义。提醒自己,看到人生的最后一站,便应珍惜生命、关怀生命、热爱生命!

  很多人几乎都不曾来到这个关卡,会面临此一关卡的人,大概也多半不在了。在那个当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几乎没有记录可查,即使有,也都属宗教方面的记载,难以查证,以致于有很多人不愿意去接纳。对知识分子而言,也多半斥之为怪力乱神,很难真正去关心这最后的一剎那。你可能会问:「你去过没?」告诉诸位,我是真正从鬼门关走一遭,跟阎罗王打一架以后跑回来的。你不相信?修行人若未经一番大死,怎能了解什么是生命的真相。

  人生临近最后这一站时,所面临的抉择其实非常清楚。你若未到此地,根本不知道。所以为什么我们要跟各位说,你这一生最后的总结,就在那个弥留状态﹙弥留中阴﹚当中。所谓弥留,即是神智逐渐模糊,色身的生理机能还在,但脑筋已经不清楚了,这时会有很多很多境界出现。此在经典中述之甚详,我的目的也不是要讲这些。

  我要强调的是,人的一生中,假如都极注意生命本身,而不是注意大脑,那么临命终的这一站,将是美丽的。下辈子,你会出现在很美好的地方。如果人生舞台轻易空过,即使你拥有极庞大的产业,忙到妻离子散,唯剩money、money,届时你将懊恼不已。甚至由于过去竞争结下很多梁子,伤害很多人,这时你便陷入了恐惧,而这恐惧将使你堕落。前面提过,可能你已把前几世所累积的福报,在这辈子的事业舞台上一体用尽了;福报罄尽,唯剩死亡一途,而死后将何往,那便是你所深感恐惧的。

  人生还是多留一些时间与生命空间给家庭罢!在人生的舞台上多所发挥,而不要汲汲营营于事业的舞台。你若能照顾到另一半、子女、父母、兄弟姊妹等等家人,甚至及于周遭每位朋友,这时很重要的状况是,你的生命已开始滋长、茁壮。你绝不会局限在事业舞台上,受制于理性的生命而丧失了感性的生命。

  唯有紧守人生舞台,真实的感性生命才会滋长。一旦真实的感性生命获得成长,人生舞台便会愈形丰硕,而不致于过一个虚幻、空洞的人生。压抑着感性,而徒具理性,只会让你成为冷冰冰的人。你冷静异常、理性之极,现代人称之为「酷」。酷的人毫无热情,难以热爱生命。感性不是酷,而是一种热。你不热起来,生命便是冰冻的,所以临命终时,你会恐惧。你若拥有宽阔的人生舞台,它会滋养你的感性生命,让你在临命终时一样充满着生命感和生命力。虽然行将就死,却依然那么潇洒自在。

  缺乏生命力的人,只有理性而无感性的人,唯剩事业而无人生的人,到了一生总结的那一刻,将何往焉?那再清楚不过了。你绝对隐瞒不得!这一生中戴着很多面具,伪装、虚矫、掩饰,人家可能找不到缺点,可是当此之际,你绝对无所遁形。你有再多的钱财,都难以弭平内心的空虚与恐惧。平常你可能藉着买珠宝、古董、字画、艺术品等等来充门面,让人觉得你除了事业之外,还很有涵养。然而事业终属虚幻,内涵则是伪装,而临命终时你必须面对自己,喃喃自语之际,完全暴露了你的恐惧。谁关怀你?以往你挥动权势财富、极尽狡猾之能事,把别人捆死了,这时谁敢松脱那个桎梏来帮你?都被你绑得动弹不得了,谁还能来帮你?

  想想看,一辈子争权夺利、揽财握权,最后两手一摊,得到了什么?权势、财富于你何有哉?跟你何干呢?顶多墓碑上留几句赞叹之语,但你一生的恐惧与无奈,最后无人能帮你排遣。

  各位,最后这一站要让它丰富而有尊严,绝对无法轻易应付过去,否则生命就太草率了。最后这一站,必须正视它,面对它,它是我们一生的总结,你最后一刻还发现有负债要处理,那已经来不及了,所以事前就必须作好准备,不是死到临头,才要亡羊补牢。

  譬如你赚了好几十亿,平常利用各种手段,姑且不论是否贪官A钱或偷工减料、毁约……等得来的,就当作是符合良知、清廉守德,完全合法地赚了那么多钱,可是你平常吝啬得要死,省吃俭用地攒了几十亿,最后要干嘛?临死才干脆要人家帮你捐出去,那时已来不及发挥作用了。人,平常就该诚恳去做好,这样在最后一站才能真正发挥效果。而你必须具备感性的生命,否则平常你也不会去做这些。这一点,大家现在就应该好好反省。

  对于死亡要如何处置的问题,其实我们平常就应留意。濒死才要处理,会来不及因应的。那要怎么办呢?平常随时回顾自己的一生、反省过往,藉此预作调理,而不要等濒死之际才想匆忙补救,那时候的惶恐会让你把漏洞捅得更大。

  世间人对于死亡这一刻,其实是很穷于应付的,尤其是为事业奔忙者,可特别要注意。我记得有一部电影,好像是「火烧摩天楼」。出入于该栋大楼的,尽属社会名流,怎么抢救呢?大家都想尽办法,抢着逃出去,每个人编出来的理由都是什么?「我不能死!」是啊!你不能死,难道别人就该死?平常如此尊贵、理性、头头是道,到了这个节骨眼,暴露出来的人性却是如此不堪?

  各位想想,我们通常都用自己所能控制的部分去想,这叫用大脑,皆属理性的作用。然而生命却是非理性的,不!说得更实在一些,生命既是理性的,也是感性的。这两种形容其实难以曲尽其意,但勉强说来,用理性不对,用感性,或许还比较贴近生命的实相。

  现在,你是用理性去推想死亡之际该如何处理,这很难的。你平常积聚那么多财富,完全是用理性的,你当然懂得一直安排到老、安排到濒死之际,可是一旦真正面对死亡,生命会对自己的一生作个总结,这时候你所需要的是源自生命的那种处置,然而你的生命质量、格调、气质那么低,而理性部分却已经如此昂扬高张,这时你怎么调得过来呢?万一慌张,怎么办?

  记得东部有位老先生,他的银行存款有好几亿。但他每天都上菜市场去买人家即将收摊前的菜,因为那最便宜。他一辈子便是如此省吃俭用而来。有一天,他把人家准备倒掉的鱼买回家,结果媳妇发现鱼都坏掉了,便都扔掉。那个晚上老先生想吃鱼,媳妇告诉他鱼坏掉了,所以丢了。他去垃圾桶里翻找,发现被猫吃了,他很生气,到夜市去,大声宣布,今天要好好花一花钱!大家都很好奇,老先生平常那么俭省,这一次他到底要花多少钱呢?眼看着老先生把夜市场逛了好几圈,终于决定:「肉粽一粒!」这就是他一辈子所花最多的钱了。他年届七、八十,却从未吃过肉粽,今天因为一肚子气,所以要好好花费一下,于是买了肉粽一粒。

  各位,以你一生的理性,相较于你感性的发挥,大概所得结论,也是上亿财产与肉粽一粒的对比。如此将自己一生的过程加以总结,你所能够改善的,也不过是一点点而已。

  我碰到很多个案,很多老先生、老太太都属社会名流。其中有位老先生,他的太太说,医生帮他诊断只剩六到八个月的生命,但老先生却坚持自己很健康,是医生弄错了。

  「医生弄错不要紧,你还是有备无患,赶紧念佛吧!我走过这样的路,所以我知道这个方法对你绝对有帮助。」我提醒他。

  「没问题啦!我再活十年都不会有事。」他不接受我的建议。

  一个七十岁的老人说他再活十年也没问题,听起来很潇洒,可是半年后再遇到他,我问他怎么了?

  他哀声叹气道:「唉!不行了。」
  「有没有念佛啊?」我问他。
  「师父!你替我念啦!」
  
  怎么替你念?你肚子饿,我能替你吃饱吗?你一辈子努力,到头来却一点用处都没有。提起一个念头:「南无阿弥陀佛」,你都念不出来;我当然会替你念啊!问题是替你念没用啊!因为是你肚子饿,不是我肚子饿。各人吃各人饱,各人修各人了,你自己不修,那要怎么了?

  原本你能从这里挽回,可是却不愿意,为什么?因为太理性了,最后只能慌张以对,还急忙问我怎么办。我都告诉你要念佛了,你却要求我替你念;平常的老成持重、深谋远虑,都到哪里去了?你面对阎罗王,一筹莫展。

  我们平常就应该努力培养自己的生命质感,生命质感非常重要。记得啊!是「生命质量」的水平,而非吃得好、穿得漂亮、用得棒的那种生活水平。所谓生命质感,是与人相处的那份敦厚、包容;你接纳别人的气度;你提携晚辈、栽培后进、尊重老者的那份诚恳;关怀生命、热爱人性、珍惜世界的一切存在……凡此种种,你具不具足?否则,怎么提升生命质感呢?如何潇洒离去呢?

  应当记得,当我们离去时,地球依旧旋转,太阳明天照样升起来,千万别把自己看得太严重!

如需转载请联络本站:華嚴·遍吉祥網 » 人生最后的一站

赞 (6)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