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云继梦导师的学佛和出家因缘

事后回想起这段往事,导师说:「相上来讲,出家就这么简单,你开口他答覆,出家真是这么简单吗?我常常这样怀疑。事实上我们已经准备了十几年。」老和尙后来告诉导师他为什么改变心意,他老人家向来是以作梦印证一切,这回也是因为作梦。原来老人家在梦里听到地藏王菩萨说:「这个人你要收,要剃度。」同时菩萨还说:「这个人是弘扬华严一乘教义的人。」因此他给导师的法名是「昌一」。忆及这段往事,徐弘勇师兄说,他们师徒在剃度之前其实只有三面之缘,一切不能以世俗情缘来衡量,完全是法上的相会。

QQ图片20150903104602

海云继梦导师的学佛和出家因缘

【整理/普光编辑室 摄影/陈执中、唐岱兰】

【华严学会二十周年特别报导】

海云导师接触佛法的时间大概可以追溯到唸书的时期,初中时与几位同学入山中打猎,偶遇山洞中修行的老法师,被教导以「慈心护生」的观念,在心里即已种下了菩提的因子,而老和尙的打坐姿态深映脑海,也算是替他上了基本的禅坐课程。高中时得简振盛老师指导,更进一步认识佛法,同时在这阶段里也开始研读《易经》与西洋哲学。

虽说早已接触了佛法,但退伍前的 导师仍与一般人无异,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依着传统的世俗步骤来过自己的人生;贫困的童年生活所培养出来的坚毅、强韧的性格,让他勇于面对各种艰难处境,大学时即与友人合开贸易公司,纵使在困顿中仍要不停去经历一切,设法解决问题,提升生命境界。

真正促使 海云导师大步踏上学佛弘法路程的关键因缘,是在他退伍后准备结婚时出现。为了发送结婚喜帖,他去到同学家,却见同学母亲哭诉自己的独子将要出家,央求协助。导师为此去庙里抢人,同学是找回来了,但对方大骂:「你根本不懂佛法!」这话却在他心里回荡,「我不懂佛法?」为此 导师与同学相约,待他全力学佛五年后,两人再来好好论辩佛法。但是五年后,他已了解佛法是什么,根本无须辩论了。同时他发现,佛法那么美好,社会上却有很多人不但不知道,还有严重的扭曲与误解,内心感到十分不舍,因此做了要尽毕生之力来讲经弘法的决定。既然要弘法,行法的部分就必须打好深厚基础,同时要现出家相,可是这五年期间他已结婚生子,不可能贸然出家,得先把家里安顿好,因此他设下十年后出家的期限。

既已发了愿,在行法上自须格外用功,但是又要工作安家,忙碌的工商社会步调使人根本无法进修,思来想去,唯有进公家机关一途,当时他设想的目标是经济部,可是对一个离开学校已久的人来说,临时想要去报考,根本没有机会。 导师乃至诚向诸佛菩萨祈请,请求协助代为解决工作方面的问题,使他可专心在行法上努力。导师讲经时总再三期勉弟子,只要你能发心定位,所有法界因缘将以你为中心重新排列组合,而这也是他自己亲证过的经历。就在祈愿后的第一天晚上,梦里就有人告诉他:「你得毛遂自荐啊!」对啊!经济部又不认识他,不毛遂自荐怎么去?因此第二天立刻准备信封,将毕业证书、成绩单、退伍令复印件什么资料通通装好,可是连寄到哪里都不知道,那就写「台北市经济部」好了,收信人那栏填上「XX部长收」。结果几个月后接到经济部电话通知,要他过去一趟,到了才知道是要去考试,两百多人报考,据说只录取四个人,结果他以第四名吊车尾录取,就这样在经济部一待就是十年。

1982年 导师发愿将以十年时间安顿家庭,而后即要出家弘法;也在那一年,梦参老和尙获得平反出狱。老和尚出家的关键系因作梦,因此自号「梦参」。剃度后前往北京拈花寺受三坛大戒后,再作一梦,催促他南下九华山朝山,后来于鼓山涌泉寺依止慈舟老法师学习《华严经》与戒律,因缘亦由此而来。与此同时,适逢六十年举行一次的开启地藏菩萨肉身塔法会,他亦前往礼拜,当时并不以为意,但是此次的参访却为他日后平反出狱,全面弘扬「地藏三经」法门,种下深远的因缘。

老和尚曾提及自己的地藏因缘,他追随慈舟、倓虚、弘一几位老法师学习,担任弘老外护侍者期间,老法师除亲赠手书的〈净行品〉,还嘱托他弘扬「地藏三经」,并说道「地藏三经」是属于《华严经》的一部分,要弘《华严经》必先从「地藏三经」开始。他虽然自认为是学五教的华严人,但一生与地藏的因缘却也极深,后来身系牢狱三十三年,于牢狱中经常观想:「假使热铁轮,在汝顶上旋,终不以此苦,退失菩提心。」也是仰赖地藏法门渡过重重磨难。后来应邀前往美国讲经,他自言因缘也不在华严,而是地藏。也是因此,后来为 老和尚与  海云和上接引师徒因缘的关键人物——徐宏勇师兄,回忆起他有年去美国拜访亲戚时,曾与 老和尚有一面之缘,当时的印象也是地藏法门。

进入经济部大约五年以后,海云导师讲经的因缘就打开了,最初是一位同事对学佛有兴趣,总是不停抓着他问,后来他干脆固定每周为那人讲经一小时,然后人数逐渐增加到几十人,又不断有人来请法,最后变成一个月讲经二百小时,这个时候导师的弘法工作实际上已经展开了。后来在导师罹癌开刀后,有住在经济部附近的弟子,为了让老师不要太辛苦,自愿出借她在宁波西街顶楼的房子作为固定讲经的场所,大概只十坪左右的斗室,最多的时候可塞进一百多个人,这也就是华严学会的前身——花园精舍。

1991年 梦参老和尚来台讲经弘法,那年也是 海云导师预定十年出家的最后期限,曾有位擅长卜算的朋友告诉他,这年只在冬至那一天,而且只于九点到十一点之间有机会,再不剃度,往后就不会再有了,那机率就好像要一只乌龟去汪洋大海里找一块浮木,然后还要把头穿过木头上的小孔一样微小。随着时间逐渐逼近,跟学学员们也替他紧张了,纷纷帮忙出主意,推荐剃度师,但是都徒劳无功。后来有天徐宏勇师兄一进教室就很兴奋地说,有位从纽约过来的大陆老和尙叫「梦参」,要在台湾讲经,老人家是拜地藏王菩萨的,是否请他来讲讲《地藏经》?大家一听很高兴,当然都说好,结果后来才发现,老人家不但是国宝级大师,而且是学华严的。

导师让徐师兄再去拜访时,替他向老和尙求度,那一天是礼拜六,结果当天没等到师兄回来,礼拜二一大早却有位老先生打电话来,他也没有报名字,直接就说:「陈居士啊,你有事找我吗?你就不用来了,我去看你好了。」碰面才知道老先生就是 梦参老和尙。一见面两人相谈甚欢,老人家很健谈,找到空档导师立刻开口求度,但是问了几次,都没得到首肯,老和尙只说他没收过徒弟,没有心理准备,这个事情必须再考虑考虑。之后各忙各的,导师礼拜四才想到应该回访,结果等到礼拜五一早联络上时,老人家竟说:「我都准备好了,法名也都写好了,现在就看你要不要出家。」至于什么时间、什么日子?他说:「你身体也不好,那不妨就挑长寿佛圣诞那天吧,你们那边准备准备,大概九点钟。」长寿佛圣诞是哪一天?正好是十二月二十二日,冬至。这个因缘很巧合的,完全拍上去了,导师就这么样子如愿出家。

事后回想起这段往事,导师说:「相上来讲,出家就这么简单,你开口他答覆,出家真是这么简单吗?我常常这样怀疑。事实上我们已经准备了十几年。」老和尙后来告诉导师他为什么改变心意,他老人家向来是以作梦印证一切,这回也是因为作梦。原来老人家在梦里听到地藏王菩萨说:「这个人你要收,要剃度。」同时菩萨还说:「这个人是弘扬华严一乘教义的人。」因此他给导师的法名是「昌一」。忆及这段往事,徐弘勇师兄说,他们师徒在剃度之前其实只有三面之缘,一切不能以世俗情缘来衡量,完全是法上的相会。

现在再去听 海云导师早年出家的事迹,总觉得犹如神话故事一般,然而几十年来华严在风风浪浪中的发展,却也一样不断在映证着佛法中所谈的因缘不可思议。对此,导师说:「在法界性海里,不要有自己的意念,你只有一个,就是修行;只有一个,就是缘念三宝;只有一个,就是悲悯众生。当你这样继续不断前进的时候,整个法界的因缘它就自动地去谋合。随着你的愿力,你的实践力,这一切都会圆满。」2007年除夕,梦参老和尚来到台北中和道场,与一众徒子徒孙们过年,开示时回顾大华严寺这些年来的筚路蓝缕,老人家也说:「这段期间,那个发展和成长,很多波折障碍,不是平平安安的。怎么成长的呢?菩萨加持。」

海云导师发愿讲经三十余年,华严学会1995年8月正式通过立案申请,至今已二十年整,期间遭遇各种艰难和波折,而能在各种因缘巧合下一关关安然度过,确实,除了「菩萨加持」之外,再也无法找出其他更好的解释。两位祖师大德示现了行者当有的风范和坚持,让我们看到佛法是因缘,「因」或许没有办法化,但是这个「缘」,能够随着我们一起成长转化。很多事情不是我们所能想得到的。你只要发了愿自然就会有那个因缘,它会起无穷无尽的变化,不必用大脑去想!学会成立已届二十年,对于菩萨为何给予加持,众等弟子焉可不知?

如需转载请联络本站:華嚴·遍吉祥網 » 海云继梦导师的学佛和出家因缘

赞 (56)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