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脑的文明发展到最后,势必要崩溃,因此普贤乘的思想非常重要。

  看起来是左脑给我们带来的方便,可这当中的业力展现,没有人去留意。你看小时候我们家谁家有垃圾啊?最后只有两个垃圾,一个是鱼骨头,一个是猪骨头,结果猪骨头被狗大哥啃掉了,那个鱼骨头是被猫小妹给啃掉了,什么也没有啊。我们那一个村子里面弄一个很大的垃圾桶(箱),挂一盏路灯在那里。晚上我们都到那边读书啊,因为里面很干净,那灯光照下来,我们对着灯光,脚是放在垃圾桶里面,里面什么脏的也没有啊。因为所有的东西捡破烂都捡光了,骨头是野狗啃掉了,鱼刺是猫吃掉了,还有什么垃圾?现在文明进步了,到处是垃圾,还有厨余。以前有厨余,剩下的厨余都喂猪吃了,对不对,这种自然的循环不就很美吗?搞成这样子,结果都吃了一些什么腊肠腊味,腊到最后都是病,奇奇怪怪的病都来了。

  这个叫文明吗?不是,这个不叫文明,这个是无明的舞台。你要知道,人类几百万年都用右脑生活,在人智启蒙以后,大脑开始开发,其实你开发的是左脑。左脑的开发就是「想」、「行」、「识」。因为右脑用的都是「想」,这个想不是你现在想的这个想,心上面有个相,那就右脑,有个影子出来了。所以想这个字很有意思,跟你现在想的不一样,你的想是推理,推理应该是扌加个忄,或者是这个心上面写个手,因为你在推嘛推理,古代这个想是不推理的,心上面有个相而已。你看那个字很清楚,相是静态的,所以右脑的这个想这个相,它是物质跟物质结构相碰的时候,所产生的一种回荡,一种效果出来叫物理现象,它是存在右脑的。

  那么人类文明开始起来就是学会了用左脑。因为几百万年来,人类开始累积出来那些法尘,就是第一种识累积成法尘,投到意根来;意根再产生第六识,就产生意识;这个意识就会累积,产生第六意识;第六意识是个仓库,他会把这六根所生的当体记忆累积成六种法尘;这个六种法尘,就产生了第六分别意识的加工厂。

  那个这关键就在于「想」怎么转变过来成为左脑的「识」——这关键就在那个「行」。行其实是思考,心上面一个田,有没有,就交叉了嘛,行就开始在转换了。所以受想行识就是从右脑的当体记忆转为左脑的当体记忆。好了,左脑的当体记忆一下来的话,第六分别意识来了。然后我们这一万年来,已经养成了完全用左脑,而忘记有右脑的存在。

  人类最幸福的时代,是在五千年到三千年那时候,也就夏商周那个时代最幸福。那时候的人,刚好有一点知识,还经常从左脑跑回右脑去享受一下,开始懂得在左脑与右脑之间的互动,那是人类最幸福的时代,我们要追求的是那个时代。不是现在这种时代,现在我们一直要往后在追求的时代,是第四种识的毁灭崩溃的时代。

  因为在这个第一种识跟第二种识之间,是最幸福的时候。第二种识开始纯粹是很悠闲,大概是在七千年到五千年之间,是第一种识到第二种识之间。过去几百万年前以来的,那个是都在第一种识里头,那我们外面是看不到的。第一种识跟第二种识是大约在五千到七千年之间,第二种识到第三种识是在五千年到三千年之间。

  那么三千年来,人类开始第三种识接触到第四种识,所以各种武器产生。以前的人打仗不是这样打的,有两个国王出来,打输了就归你的,打赢了你归我的,就这么简单嘛,国王到他那边就变大臣了,就这么简单,没有人要杀人的。但战国以后就不是了,一杀几十万人,为什么,第三种识开始在接触第四种识,恐怖的状况,纯粹站在商业立场在考虑的。

  你要留意啊,白起就是这种人,他是最典型的代表。他当时大概十万人吧,把对方赵国四十八万大军围住,你想想看,怎么办?他挑了八千人,叫他们回去通报这些人通通要死……我们现在看他一杀四十八万人,是不是很残忍很恐怖?这纯粹是商业考量,因为放回去你一定再过来打我,那我十万人怎么打四十八万人?这一次把你逮住,是我运用计谋把你抓起来的,那我要放你走吗?不放你走就要养你啊,可我养不起啊。所以结论就是长平之役,坑杀四十八万人,你看多恐怖啊?

  你要留意到,这个时候就证明人类的左脑越来越兴盛了,养成了功利主义,在商言商的立场,那这个东西就已经进入第四期了。尤其到现在,用无人飞机来打仗,用不是人来杀人,可以吗?所以左脑发展到最后的时候,是纯粹无人性的状况,没有人性。

  所以这一期文明在这种情况之下,势必要崩溃,会完全毁灭的;因此普贤乘的思想重新发挥是很重要,必须用普贤乘的思想,重新扭转这一种价值观。由第四种识回到第二种识来,那你才有可能第二种识跟第三种识之间或第二种识跟第一种识之间的人生。你不要等这个文明因为各种残酷的战争到最后毁灭以后,才被迫走到那个地步,那就是太可怜了。

——海云和上《普贤心经》第4集

如需转载请联络本站:華嚴·遍吉祥網 » ​左脑的文明发展到最后,势必要崩溃,因此普贤乘的思想非常重要。

赞 (1)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