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在右脑中,你用左脑分析美就不见了。

  所以你要留意到,「想」、「行」、「识」之间的关系,这五蕴的运作是很微细的。「想」在这个时候,你看它用的词是有意义的,「如热时焰」,那个物理现象产生的时候,在右脑回荡的这样状况。

  你去注意看看,第一次来鹿谷,「这里好美哦!」你那个专注在看风景的时候,那是在「想」,那就是右脑在接收的时候,「好美哦」,就是这样子。我们在前面凤凰山你去注意看看,到入秋以后,那云雾从那边翻过来,那个云瀑啊,云像瀑布一样的宣泄下来的时候,哇,那之壮观啊,你会愣在那个地方。为什么?那个时候,你只有右脑,没有为什么。

  当你开始在联想了,「喔,那个云是低气压啦,是从东方来的……」那个什么东西,通通是左脑的,那个美被你这么解说了,一点都不美了。对不对?美是不能解说的。你就一直在那边解释,「哇这个……」那听你讲,它就不美了。一个女孩子很漂亮,你就欣赏,「啊好美喔」,就好了。「哇,她的鼻子这样,那个那个那个……」好像韩国医美一样,韩国有个小姐在超商里面偷了东西,警察通令全市找这个女孩子,结果一抓五百多个,为什么五百多个,因为长得一模一样。因为那个美被你这样解析以后,它已经变成数据了,数据代进去用激光用电脑一量,把你鼻子拉多长、那个眼睛怎么样子、眼皮怎么拉,通通弄个标准的,大家都一样。于是一个犯罪,四五百个都被抓。

  关键就在这里,美的东西是右脑的,不能解说,一解说变左脑的。我们去看画展也是一样,就有一个在解说他画得多好、多好……多好,我看都不好,哪好?有一幅画,最近喊的价格很高,叫「尖叫」,台湾翻成「呐喊」,大陆有人翻得比较好叫「尖叫」,那一幅画丢在地上我都不要。然后他就一直去解释,他受到逼迫、苦难、无奈,所以他尖叫,这么一讲,那一点都不美啊。他是因为那个意义而变成这个东西来的,那有他内心的苦闷,描述那个时代的痛苦,是可原谅的。所以你现在不要以为欧美有多进步,欧美当时的人都在尖叫,那幅画就说明这种心境嘛。你说它有价值是什么价值,它反映了当时那个时代跟社会。你现在再去画一幅尖叫,那真的大家都会叫。因为你现在不是那么苦闷的时代。

  在这样的一个时代里,你要懂得,不要活到第四种识里面;在第一种、第二种里,你对美的欣赏就是欣赏,没有理由。一个人看一个人很美,就很美啊;你非要说他为什么美,他哪里美,有没有?你要支持谁,你为什么要支持他,为什么为什么……哪有为什么,他能做就给他做啊,还有什么为什么。「啊,你就偏爱他,你疼他,你怎么样……」你见鬼哦,你想要你就说你想要啊,不要人家在做什么你就说挺他怎么样,没有那回事。

  因为看他可以,你就给他做,你说他不行,你要讲出理由来嘛,不行一定有不行的理由,不是不行没理由,但是要重用是没有理由的,因为他能做就给他做,就这么简单嘛。他真能做还假能做,做了我们就知道啊,这骗不了的嘛,你总要给他做一次看看,你不能都不给他机会嘛。「不能做就不能做,你看你已经给他三次机会,他都没有做好。」那你要具体的讲,你不能够说「我讨厌他」,那讨厌是你的事。这个就是关键。

如需转载请联络本站:華嚴·遍吉祥網 » 美在右脑中,你用左脑分析美就不见了。

赞 (1)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