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性就像黑板一样,我们能够在黑板上涂来画去都是识性。

  这是这个部分给各位看看,你要了解到这三个偈子就是讲了五蕴十二处跟十八界的部分。它是从最核心的基础上来讲,佛陀当时在跟我们讲解脱道的时候,他真正的重点是从这里来的。

  生命是怎么进入身体的?是识。识是怎么运作的?是五蕴。所以五蕴就是识的运作。你留意哦,识是怎么运作的,我们不知道啊。识就是由于五蕴的一再运作,它从根的当体记忆转到识的当体记忆,生命就进来了,这个生命是后天性生命,不是先天性生命。

  这里有一个东西就是「觉众」的觉——觉性,由「形而上」到「形而下」的时候,它就已经存在。觉性是无所不在,但是觉性一定要有识性并在一起的时候,你才会显得它的尊贵。觉性是个背景,就像黑板一样,我们能够在黑板上乱涂乱画,涂来画去都是识性,你知道吗?而我们人生所看到的是看到识性,你不会看到觉性,看到觉性的人都已经超脱了。

  我们小时候老师来上课,讲理论讲到你不懂,他就在黑板上点一点,「你看到什么?」就一个一个叫。白点、黑点、粉笔点……讲到最后,「啊,就点啦。」同学调皮的就「点就点了,这还用问?」好,全部讲完了。「那还有意见的提出来,你看到什么?」「粉笔点一点白点!」这样很清楚吧,老师你满意吧?他说「你们都错了,黑板那么大都没看到?就只看到一点。」全部摔死了。诡辩,你就明明点一点给我们看。他说「我是叫你们看到什么,你们就看到一点,那么大的黑板没看到。就看到一点,目光如豆。」

  跟你讲,觉性是无所不在,而你感受不到——就跟黑板一样,识性就像粉笔写的字。所以你看是只有在黑板衬显下,粉笔写的字你才看得到,所以我们人生就追逐着那些粉笔写的字,你就忘了黑板的存在。

  很奇怪喔,老师写完了,桌子一拍:「值日生,擦黑板!」擦黑板,擦黑板怎么把字给涂掉了,你有没有感觉到?「擦黑板」,他怎么不讲把字擦掉擦字啊?他明明就是擦字啊,为什么讲擦黑板?这又讲了什么——还是本体,黑板的存在,字是虚幻的嘛。

  可是你就明明执着在字上面,你也知道字是虚幻的,所以才叫你擦黑板啊。可黑板擦完,你还是讨论着那些虚幻的字啊。是不是这样?有吗?印象吗?还说你多聪明~你都做糊涂事啊,你都在真假之间走来走去。可是你一直感觉不到真的存在,有没有,你都活在假的里面,搞了半天,结果就是在搞那虚伪的字,弄了半天,你还是得擦黑板。可是黑板不重要,你要的是里面你的字,对不对,到底是哪个重要?

  所以那“白痴”只会擦黑板,擦完了就很高兴。那聪明的都在讨论字,「笨蛋,擦黑板啦,我们在讨论。」讨论的都是业障鬼,都是考第一名的那一些,那个不会读书的就专门负责擦黑板。我们班上就有两个就专门擦黑板,这个老师一写他就开始了,自己回家去做那黑板擦,两个还在比赛,看谁擦的干净。

  他们最有福报!不是擦黑板有福报,他懂得本质是什么。而我们都在虚幻中转来转去,搞那些文字的,要考第一名、又考台大又考哪里,很厉害,这问题就出在这里。下一步是什么?所以你要看到,这个地方讲的是真与假、实与虚,就刚才《楞严经》上面所谈到的「心」、「目」的问题,客尘、主宾的问题。禅宗讲叫做宾主论就是指这个部分。而(<普贤心经>)这个部分这三偈是谈这个。

——海云和上《普贤心经》第5集

如需转载请联络本站:華嚴·遍吉祥網 » 觉性就像黑板一样,我们能够在黑板上涂来画去都是识性。

赞 (2)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