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强调这殊胜的功德,就是要你好好修根本的东西。


  给各位谈到这个大乘与根本佛教之间的那个衔接点很重要。我们从历史上看,佛陀当时所讲的重点是讲解脱道。你要留意到,在印度讲根本佛教那是跟印度文化的差异,所以印度文明的东西是当然的事,不用讲就应该要会,那么这个解脱道的东西就变成一个亮点。这个亮点传到西域的时候,西域是为了这个亮点来学佛的,那这里头就发生了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要学它?所以大乘佛教里,你要留意到,它非常强调殊胜的功德。

  所以《心经》你看第一句话讲的就是「度一切苦厄」,你要到「照见五蕴皆空」就可以「度一切苦厄」。这很简单,我们要的是「度一切苦厄」;可是「度一切苦厄」,要「照见五蕴皆空」;要怎么「照见五蕴皆空」,「行深般若波若蜜多时」;要怎么「行深般若波若蜜多时」呢,能观能自在,不观不自在。能观能自在,你自在到「行深般若波若蜜多时」,你就能「照见五蕴皆空」,那你到那时就「度一切苦厄」。

  你看,它一定先把功德写在前面。你留意到,功德讲前面,后面才告诉你「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你就以为念一念你就度一切苦厄,那就还早呢。发神经,念一念,那你不过跟那个傻瓜一样,对不对?

  这是关键处,这是真正的关键处。因为大乘强调这种殊胜的功德,然后回过头来,就要你好好的修根本佛教的东西。

(待续)

——海云和上《普贤心经》第6集

如需转载请联络本站:華嚴·遍吉祥網 » 大乘强调这殊胜的功德,就是要你好好修根本的东西。

赞 (1)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