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来果禅师一样专注在法门上。

  我一直跟你讲,第一阶要先弄好,第二阶不要紧很快,其实也不过三年半就够了。要到这个空三昧来,就算笨一点六年也可以完成了。就是说,你刚开始这个地方弄不好,「观色如聚沫」这个东西弄不好,要怎么弄,给你搞个五年,人家三年你五年总可以吧嘛。但是当你心不在这里,你就搞不进来。你不「观色如聚沫」,啊不行,我看「受如水上泡」,我「观想热时焰」好了,我「观行如芭蕉」好了,我「观识犹如幻」好了,那你再搞下去要无量无边劫,否则你不能成就。

  这五个选一个,观色就从观身开始,能观者谁,所观者何,如何观?就这几个问题。怎么观?就这几个你要去弄清楚。这不是问啊。观身,身是色嘛。对不对,我不要它观香蕉,哎呀,越看越熟了,越来越香了……我观身总可以吧?身如聚沫嘛。昨天好好的,怎么一觉醒来我就扭到闪到?昨天好好的,怎么一觉起来就感冒打喷嚏流鼻水,为什么?色如聚沫。昨天好好的,今天他往生了,怎么搞的?这是观身。

  你去观身,证明如聚沫,这个时候你一定会有一个地方叫作毛骨悚然,那你就差不多证得了。你假如没有那种感觉,不会有不曾有过那种感觉,那不算,不算。一想到那个,哇哟,不寒而栗,那你就叫证得了,而且这要多少年,你要一再一再地几乎守着。

  记得吗,我在讲谁知道吗?来果禅师他在参禅。那个禅七和尚就问说那谁有没有来,「有来我不去,那个来果来我不去。」为什么?来果禅师是高旻寺住持,他在金山寺开悟;虚云老和尚在高旻寺开悟,在金山寺当住持。这两个一个在金山寺开悟,一个在高旻寺开悟。他在金山寺,人家打七的时候,他走路像螃蟹一样横着走,那个树这么粗,他走过去就把它给撞断了,比台风还厉害。那个主七和尚就有一次看着他来,就等着让他过去嘛,他「嘣」就把他撞倒了,撞得他现在讲要住院一个月,(后来)一看到他就怕了,「就是他有来我就不去主七。」

  置心一处,他在参「念佛是谁」,他这个人大成就。他秀才的时候就我们讲高中生的时代,陪妈妈到庙里去,他常常听师父讲,他就问师父说要怎么念佛?那师父一看那小鬼,怎么念佛他说念阿弥陀佛。「就是这样念就好?」他说不,「要念到你在睡梦中要念南无阿弥陀佛,这样才算。」他说「真的?睡梦也能念?」「对,睡着的时候会念才算。」他妈妈去打七,他也跟着去。有一次在打七的时候,晚上都把大家吵起来了,他在睡觉一直念「南无阿弥陀佛」,把大家都吵起来了。早上这个和尚来看,「唉怎么是他?」他依教奉行啊。你能吗?睡觉会念佛,奇怪,哪有那种事,睡觉不要失眠就好了,睡梦中还会念「南无阿弥陀佛」?他就这样念出来。

  这个叫质,素质好,这个就有办法做事。你们要懂得,真的是要修行自己要看重自己。我相信各位很耐着性子呆在这里,从无到现在都有了,这个功德是很大的,那你就应该好好的置心一处。前面的东西,我在跟你讲你就慢慢去具备去具备,一直过来,随顺三律仪——随顺,然后演说,然后才能建立。

(待续)

——海云和上《普贤心经》第8集

如需转载请联络本站:華嚴·遍吉祥網 » 像来果禅师一样专注在法门上。

赞 (1)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