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经中是怎么用心的?华藏工程也是这样。

  讲经是一个很好的方法,但是你自我内蕴的那个工程,是非常重要的。禅修比较简单,禅修是众生要来表演给你看,然后你再点拨、提点他哪里对哪里不对,只有这样子。所以在指导禅修的时候,禅师身很清凉,心很焦虑,他不是焦虑,因为他要盯着众生,那个表演哪个地方对,哪个地方错,你身体外面不见得看得到,他是心里面的心理——心的工程,在心法工程在运作得时候,你要怎么看得出来,那你再点拨他。

  经教这没办法,你就要一直讲,讲过还要再讲,讲过还要再讲。这个理论讲过了以后,我还要从另外一个理论再讲一遍,看你懂不懂?因为我们用不同的理论在讲,它是两个层面:一个是角度的转换;第二个东西是微细度,精密度的一种变化。我讲粗的你懂,讲细的你懂吗?他好像在点头,那点头好像没有火力,一面点头,眼睛又一面看那里,这个点头有问题,他听不懂,听不懂就我讲的太深了。我们通常讲深,不是深,是微细度的问题。 我讲的太微细了,听不来,好,那我就浅一点。或者是这个地方他听得很高兴。有时候讲最粗的他最高兴,讲一些笑话,那黄色笑话你更喜欢听,那就太粗了。好,讲细一点,细到这边又太细了,怎么调比较好?这个东西是这样交流的。这个时候你就看到,这一会众生的程度在哪里。然后有几个程度比较深的,比较高的,能够更微细一点的,好,那我们演讲就改变形式了。

  所以80%你听懂的,20%听不懂的,这是讲经者的一个基本态度,这是讲最浅的,会有20%你听不懂。假如100%都是你听不懂那不叫讲经;那个大榕树下说书的就是讲那个通通你听懂的,那你就不会成长了。一定有20%,这20%里头有一些大概10%你会去想一想你会懂的,有10%你想不懂再想也不懂,一定会有这个东西。那么稍微再深一点,就60%你听懂,20%给你想一想可能会懂,20%你根本就不懂,这个就深一点了。再深一点,40%你可以听得懂,30%要你伤脑筋,30%你会听不懂。

  你大概知道,有30%你听不懂的时候,你这一堂课就会听得很痛苦,因为很多你都听不懂。偶尔会听懂的会心一笑而已,因为只有40%懂,30%你不懂啊,30%要伤脑筋啊,对不对?那假如讲到只有20%你懂,40%伤脑筋,40%听不懂。那你大概只会说,「他到底在讲什么?我知道他在讲国语啊,里面到底在讲什么?」那你就20%懂的,因为讲国语你听懂嘛。有没有90%以上都听不懂的?有,你叫个老太太来,她只会听懂台语,你又讲国语,她当然什么都听不懂啊,听不懂她也知道你在讲佛法。

  所以大致上来讲,60%到80%你听懂,这是一般对大众讲的;那我们真正讲专业的部分,那个部分是一般人来听就是80%都听不懂。所以在服务众生的时候,我们会有这种尺度的拿捏,而不是光讲我要讲的。所以第一堂课通常我们会讲80%他懂,有20%他不懂的;第二堂课呢,就会进入到60%他懂,40%要他费点神;假如这些人都不是那种状况,那就没有办法,你讲到第二个层次的时候,马上就反弹了,第三节课你又要调回来。

  这就是在服务众生的时候你要拿捏的地方,服务众生没那么容易啊。你说我开个庙来给大家拜,谁要去拜你的庙啊,你以为我开个庙众生都会来拜喔,不见得啦,不见得。所以留意喔,这个词汇有它一定的道理,经典不会乱写一通。

——海云和上《普贤心经》第10集

如需转载请联络本站:華嚴·遍吉祥網 » 在讲经中是怎么用心的?华藏工程也是这样。

赞 (1)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