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秀与惠能

  后面这一段它是称赞这个法门的殊胜。在讲这个殊胜之前,我也要跟各位讲这个前提。

  大家还记得吗,惠能跟神秀的偈子。当时,弘忍出个题目给大家写作文,那么神秀就讲那个「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的这种事情,前面有两句话「身是菩提树,心是明镜台。」各位知道吗,这个「身是菩提树,心是明镜台」,是从他开始讲,还是前面就已经有了?你们都不会去想这个。他讲了啊,所以惠能一看,不对,「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这个完了,「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那惠能是针对神秀讲的喔。他是「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它本来无一物啊,怎么惹尘埃?这下就把神秀推翻了。

  这个公案是一大套理论。「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这是惠能讲的。可是神秀是先讲的,「身是菩提树,心是明镜台。」好,那么菩提树、明镜台的问题是身心的问题,他已经对立了,已经对立了,两个东西,是二喔。那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个菩提树跟明镜台是神秀创造的,还是神秀之前就有?这是历史的问题,没有人去问。这是神秀提出来的?我只能够说在怀疑,应该是在道信跟弘忍之间,这观菩提树跟明镜台的问题就已经很热了,所以神秀就把它定位下来,「身是菩提树,心是明镜台。」

  那么现在问题就涉及到,这个弘忍大师出的题目,是把你们内心的境界讲出来,题目是要做这个。那么神秀題的这篇作文是——我是怎么修的,「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他讲莫使惹尘埃,是让我的菩提树跟明镜台不沾染尘埃的一个过程。惠能不识字,叫人家唸给他听,他一听不对——「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你留意到,神秀的作文是我修行的过程,惠能的作文是那个境界。「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为什么要时时勤拂拭啊?

  这个不是程度的问题。神秀的作文叫什么,文不对题;惠能叫作破题成功。你要留意到这是关键,所以衣钵传给他。现在我们问题就出在这里,常常抓不到重点,讲了一堆讲错话,讲得很好,但讲错了。所以弘忍一看,就赶快把它擦掉,说隔壁那个神秀的你就这样做,这样做功德无量。因为你在修嘛,功德无量,大家要跟着他好好修。

  所以你要留意到,后来所有禅宗的教学,都是走神秀这一条路,成就的印证才用惠能这一条路。你要留意到,这里头就我们前面讲的那个建立三乘道的问题。神秀是讲渐教,渐教就是整个过程,教学的整个过程;惠能是讲顿教,是讲修行修了以后的结果。

  你要留意到,不是惠能比较厉害,神秀不厉害,不是。现在有这一种意识形态的争端,在当时没有。到唐高宗的时候,神秀过世,你要留意到,神秀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国师,高宗是以皇帝驾崩的标准来葬送他。你要留意到,这是很不可思议的成就,因为他教学教得很好。

——海云和上《普贤心经》第13集

如需转载请联络本站:華嚴·遍吉祥網 » 神秀与惠能

赞 (3)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