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只要有一点行,那功德就说不尽啊。

  「由入此法門,得成如是行。」那么这个讲的部分,他讲「我說其少分」,这个行法里面,我讲一点功德就,只能讲少分不能讲全部的「功德莊嚴義。」这个「少分」这里讲它了佛法一个很重要的理论,叫「极大」与「极小」这个理论。这个极大极小理论,佛经里尤其《华严经》里讲得特别多。

  讲极大的时候,佛教是有够大,讲极小的时候,佛教已经穷尽纳米、量子力学,佛教在讲极大的时候,已经穷尽天文学了。天文学什么星云里面有多少星星怎么算,那要比起(佛经)这里头不可说不可说劫已经够大了,再讲到佛刹极微尘数劫,你怎么讲?它那个量是超级大,超级大。所以计算的量有多大,它要处理的计算数据的东西有多大,不是你所能想象的啊。

  所以佛教讲心胸宽大,你有没有心胸?你根本没心胸,还跟人家讲宽大?它讲微细的时候这么细,讲宏观的量大的时候那么大。所以叫你微观,你也微不下来;叫你宏观,你也宏不起来。不然要怎么办你说嘛?这个是真正的问题。

  好,现在它讲,你因为进入这个法门,修行这个行法,那么你在这里面修学多大的成就根本不要管,你只要有点行就好了。他说少分而已啊,这个功德「窮於無數劫,說彼行無盡」,来说这个行的功德就说不尽啊。「我今說少分,如大地一塵。」功德那么大,我讲的再怎么讲也像大地一微尘而已啊。你想想看,那(功德)大到那么大,我们也不过讲那最小的一微尘而已,这个法门有多殊胜啊,只能够说不可说不可说。应该来讲不是不可说,要说不会说不会说,对不对,哪不可说,讲了半天也不过一微尘而已嘛。那你叫我全部讲出来,我只能够说我不会说不会说。

  这个就是这个法门的殊胜。它关键不是它功德有多大的问题——能入吗?有修吗?「由入此法門,得成如是行」,那功德才那么不可思议啊。那个不可思议的功德,你不能够入这个法门不成这个行,那不算啊,你得不到,知道吗?

  好吧,我们这一会就讲到这个地方。

(摘录圆满)

——海云和上《普贤心经》第14集

如需转载请联络本站:華嚴·遍吉祥網 » 你只要有一点行,那功德就说不尽啊。

赞 (2)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