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再地反复地推敲,那叫功夫。

  「心生滅因緣相。」生灭就跟因缘有关了,这个定义也是很特殊的。为什么特殊啊,因为它不讲「心生灭相」,而是讲「因缘相」,就是生灭是相,它的相起用是来自于因缘。这个就是关键了。

  那么古人在用这些词,在说明的时候,是很用心的,很用心。现在,你不用心。各位看过《唐诗三百首》,你写一首看看吧?说三百首,读了三万首啊,不止三百,你为什么写不出来?李白诗仙,杜甫诗圣,王维诗佛……很厉害,你呢,你是诗残。为了写诗的一个字,你看李白为了一个字捻断三根须,“这个字好,还是那个字好……”他胡子捻断了三根啊。搞一个字搞了三根胡子,我看他写了那么多,难怪他不用刮胡子。关键是,你知道人家是怎么样用心的吗?你都是很轻易的把它读过去了,很可惜啊。

  你要懂得珍惜!为什么刚才讲“一再地反复地推敲”,那叫功夫。要功夫,就一再反复地自我推敲,跟师父推敲这个东西怎么样好。推敲你知道吗?推敲跟寒山寺有关啊,“半夜到人家家门,我是推门好,还是敲门好?”他在写诗的时候,琢磨用「推」好还是用「敲」好。他在想一想,半夜这“叩叩叩”,宁静都破坏了,用推的进去,推好像语义不强,敲这个义比较好,那用敲还是用推呢?所以后来我们叫推敲推敲,就变成一个词了嘛。其实那是他在写诗的时候的那意境的模拟。

  翻译的时候也有这个状况。不要以为猜这个猜那个,那Pran怎么翻的时候,我说不能用「气」啊,什么上行气、下行气,总共一个Pran哪有上行下行的?他说:“道家是这样讲。”“那是啊,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啊?你想,梵文的Pran,我们中文叫什么?”好了,一次就阵亡了。凡是有意识形态的都没办法修行的原因就在这里啊。他也很认知,到处读啊,什么书都读,哪个道场都去,没有用啊,不成形。

  怎么「心真如相」,为什么「心生灭因缘相」?按照我们的文法来讲,一个心真如相,再一个心生灭相就好了,它这里先给你提出来「生灭」是跟「因缘」有关的,不然它不会生灭啊。真如是永恒的,既然有生灭就一定有因缘啊;有因缘就怎么样,有「体」、「相」、「用」。

  所以,「此心生滅因緣相,能顯示大乘體、相、用故。」大乘的本体、本质,还有它显现的显相还有起用都有。所以「有法」是讲心真如相跟心生灭因缘相。

​——海云和上2019《大乘起信论》讲座02

如需转载请联络本站:華嚴·遍吉祥網 » 一再地反复地推敲,那叫功夫。

赞 (2)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