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超越时空的论道,你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你看那个表,它用词会差很大,但对比是你在撞击的一种状况。这是很重要的,看起来好像跟经文无关,我跟你讲,经文的精华就在这里面。

  你看这个用词是完全不同的。真谛他用「鏡」,实叉难陀他用「大義」,好了,「鏡」就是「大義」,对不对,真谛的「鏡」就是实叉难陀的「大義」。对我们看中文的人来讲,这个「鏡」是什么,不是大圆镜智嘛,这个「鏡」就是大圆满的意思啊——究竟义啊,大圆满义啊,所以叫「大義」嘛。那你就知道它为什么用「鏡」,它就有那个意思;而这个「大義」也有那个意思,大圆镜智的大喔,刚好就把它套进来了。不是阿赖耶识转成大圆镜智吗,那大圆镜智跟阿赖耶识不是不一不异吗?那它在讲真实空跟真实不空的时候,通通用这个字,没有错啊。所以它讲「鏡」也好,讲「大義」也好,都跟阿赖耶识脱离不了关系。

  你慢慢来、慢慢来思维,这查词典你差不到啊,你要听讲也听不到啊。真的是跟你讲,外面你听不到的。

  那你再看嘛,为什么用「熏習」?这里为什么又用「真實不空」跟「大義」这六个字,加上这个「離障」跟「示現」?这边你看它四个东西的用词啊,你就可以知道说,这些老先生(当然我现在也老了),他们会经常坐在那里“发呆”,我们外相看他们就是坐在那里发呆——就是在琢磨这些东西。

  那个琢磨还不是你思维理路的东西,他是在比较那个境界:“马鸣的、我真谛的……我对马鸣的东西我怎么琢磨?”他一琢磨进去,唯识的东西都出来了。这都是唯识的,你看——「因熏習鏡」、「緣熏習鏡」,都是唯识的词啊。马鸣不是唯识的人啊,真谛是用唯识的东西,他在思维:“我自己做一个马鸣的东西,用唯识的用语……”然后他做出这个东西出来。

  好,现在你看,实叉难陀这个人他也坐在那里,这个时候会产生这种状况——实叉难陀一定是把马鸣的、真谛的(对比),然后会觉得唯识的真啰嗦,他要借用唯识的东西,可是“唯识我不喜欢”,简单讲就这样,“那我用空宗的东西来表达”,这个真实空、真实不空出来了。对不对,他就用般若宗的东西,他不是用唯识宗的东西,有没有?

  这个时候你当然不知道啊,因为你空宗也不了解,相宗也不了解,他们用什么语言,你是什锦炒面啊,通通炒进去,你在讲佛法就是什锦炒面啊,空宗相宗混在一起讲,讲矛盾也不知道,因为这两个系统用语是不同的。

  现在他用词上是用空宗的语言讲,你这里是用相宗的语言讲,有没有?这只是标题上啊,内容上我们还没有讲啊。刚才我为什么不给你讲内容,光是这个东西你就如获至宝。这个叫什么,裸钻啊,内容的架子还没有做。你先把这个钻石拿到再讲嘛,你光讲架子干嘛,空空的没东西啊。这个是核心的核心啊,最重要的,你会运用这些东西啊,你在佛门中就义学来讲,你是一等一的高手。现在还不讲内容,不讲资料,知识没有,但是这个方法(拿到),你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手。

  信不信由你,我是讲了,没欠你的。

——海云和上2019《大乘起信论》讲座07

如需转载请联络本站:華嚴·遍吉祥網 » 这场超越时空的论道,你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赞 (5)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