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严经》为什么精彩?是因为汉译本精彩!

  第十四章 請問善大

  沙門問佛:「何者為善,何者最大?」佛言:「行道守真者善,志與道合者大。」

  《四十二章经》要研究的话,先从标题把它分类,你看标题分类以后,你就知道它的佛教义学的逻辑是什么。《华严》讲起来,你会讲它很殊胜,其实《华严》并不怎么殊胜,殊胜的是它跟《四十二章经》等经典完全密合,从「体大」开始讲的,你看看前面讲过来都是「体大」。所以你看这些「体大」的东西,那就跟《起信论》完全一样,都是从「体大」讲下来的,《华严经》也是从「体大」讲下来的。

  但你看《华严经》很精彩,《四十二章经》你就不看他,它是一个基本架构,它的文辞没有《华严经》的精彩。而《华严经》之所以那么精彩,其实不是梵文本精彩,知道吗,翻译家是个大文学家,这个才厉害啊。而你要知道翻译《华严经》不是一个人的事,是一群人。所以有人形容《六十华严》是谢灵运润笔(谢灵运知道吗,不认识的自己去查),《八十华严》是王维润笔。我只能说传说了,因为没有实质证据,当时翻译的时候我也没在场,我也不认识谢灵运,我也不认识王维,可是你知道,后人会这样推崇,用比拟的手法去形容它,我觉得这是有道理的,有道理,因为这是一群高等文人聚在一起协助的。像我们所读的《八十华严》,皇帝几乎每天到道场去跟大家“辛苦了”,喝个咖啡”,鼓励鼓励啊。你想啊,能跟皇帝喝个咖啡的人是哪种人啊,哪像我们啊,乞丐都不要跟我喝咖啡,你还说皇帝。所以这文笔是绝对的好。那以这样来看的话,当时经典记录的时候,那梵文绝对没有这么华美啊,对吗,你看翻《四十二章经》,这是中国的文字功底啊。不信你再问问看,「淨心守志,斷欲無求」这八个字从梵文来翻你看怎么翻?我想找一百个人来翻,大概有一百种用法。

  因为这经典的翻译是一种文化的翻译,它不是文字的翻译而已。你要搞清楚,这是文化对比的翻译。所以我常常跟你讲说,「释迦牟尼」是什么意思,你看,牟尼是圣人,释迦族的圣人啊,我们怎么翻成「寂默能仁」?能仁的「仁」还不是圣人的「人」,为什么,这是一种文化。你假如翻成释迦族的圣人,那释迦族去信吧,我们为什么要信?所以他不能这样翻,他要把佛陀佛教的真理翻出来。寂默就是寂灭嘛,就涅槃的意思嘛,涅槃起作用叫能仁啊。这个字很要命啊,跟你原文完全无关啊——它是从这个教的教义来讲的。不是入涅盘就烟飞云散了,那种终极目标中国人不要,它是涅槃以后起作用的那个用中国人要,所以叫能仁嘛。「仁」是中华文化的精华,「仁」这个字中华文化系统里面的最高等级。所以你去注意看看,日本人没有起名叫仁的,因为那只有日本国王用的,所以他叫裕仁嘛,对不对,那仁只有国王能用,老百姓不能用仁。那是文化圈里顶级的状况,它说这寂默能够推动仁的实践,所以叫寂默能仁,它是文化的东西,它不是文字的东西啊。

  印度讲佛出生,小太子的时候,是七蛇,七条眼镜蛇吐水。眼镜蛇会吐水你知道吗,你没有接近过眼镜蛇啊,到印度他们变魔术的就把一条眼镜蛇在你面前吓你啊,它会吐水,但那吐水是一口口水这样的水,它不是水龙头那样的水。中国会说眼镜蛇这样吐你啊,你就吓死了。但中国人是讲龙啊,他叫法王啊,对不对,所以叫九龙,九是中国最高等级,龙表示天子啊,九龙吐水嘛,它是用这个文化做翻译,所以我们就翻九龙吐水,灌沐如来,有没有?那你看嘛,七跟九你也分不清,印度哪有龙啊?对吗,你想想看?所以翻译的时候你要懂得经文里面的美妙在哪里,它的用意在哪里?所以为什么说你去学藏文、学巴利文你是学不来的,你知道吗,你除了炫耀以外没本事啊,因为那文字背后的文化,你根本没有啊。你说直接读梵文最好,你有没有印度文明?所以翻出来就看不见的人,或者看不见的天神,你没有文化的人就做没有文化的翻译嘛。

  看清楚啊!

——2019冬安居《四十二章经》讲座开示06

如需转载请联络本站:華嚴·遍吉祥網 » 《华严经》为什么精彩?是因为汉译本精彩!

赞 (4)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