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心」开始断心,你用「妄心」不可能断心。

  经文这里是从「一心」开始讲的,它讲说「若斷其陰,不如斷心」,那从这个地方讲断心就没有问题了,对不对,很快嘛。那你现在在「妄心」、「多心」这里讲断心,你断得什么心?对不对,你根本就妄想心参差不齐、此起彼落啊,你怎么断也没有用啊,你断了这个心,那个心冒出来;那你到这个「一心」以后断心,就没问题了嘛。你懂吗?讲断心,是从「一心」这里开始断心,从「妄心」这里不可能断心啊,知道吗?

  所以佛为说偈,「欲生於汝意」,有没有,欲从汝意生,「意以思想生」,理论讲很清楚啊。「二心各寂靜」,这已经变二心了,不是一心了,「非色亦非行。」佛说此偈是迦叶佛说的。有没有?欲望是从你的意里头产生的,这个意还不是你以为的意,这个意是有定义的,它是法相宗讲的意,三心二意的意喔,跟你讲的意还不一样啊。你讲的意还是妄想心,它这个是有层次的,第六意识、第七意识末那识、阿赖耶识里面的东西。那么意又从思想生,思想这两个放在一起,你看啊,中国字从汉朝时代到现在还是用思想,但是这个思想跟你用的思想不一样。想,心上有相,它是静态的;思是心上有田,田是要耕耘的,所以思是动词;思想的意思,是在心上有相上面加工,这个叫思想,所以都是意识,思想都是意识的活动。在心上面产生出来的嘛。

  所以这里告诉你,欲、意、思想,「二心各寂靜」,这些心是各自独立的,「非色亦非行」,不是「色」的问题,也不是「行」的问题。欲也好,意也好,都是受思想所影响,那你假如没有思想,那两个东西就不存在了。那意思就是把那邪心给弄掉嘛。邪心是什么?就刚才讲的妄心、多心嘛,妄心、多心除掉就好了嘛。那你就没有办法。到一心的时候,你再起这种状况,那你就好断了。他告诉你,欲望跟你的意,或者讲欲望跟那个淫色,欲想要色嘛,所以才有这个东西,那么欲是不是把它除掉,那欲是什么,来自意,来自思想啊。所以这两个东西要怎么样除掉?欲是能,能是动词;色,就那对象,是名词;色与行两个,就能所两个是分开的,能不到所,所不到能,怎么会牵扯到一起呢,就是有个思想在牵动啊。那思想剪断就好了,要怎么剪断?入定啊,简单讲就这样啊。

  入定,那你去入定吧?对不对,入定很简单嘛,做到再讲,不用讲的了。讲的都很简单啊,做到入定再讲。所以各位,为什么跟各位讲入定非常重要,平常就要训练了,你不要淫欲来的时候才要入定啊,那来不及了。淫欲来再入定,你就变色鬼了。你平常就要训练好入定了,所以当你知道那个淫欲的动能起来的时候,我马上导引,那就没事了。可你不做啊,就一张嘴巴在那讲我怎么样我怎么样,你多厉害啊,再厉害也是妄想。

  这里讲很清楚,释迦牟尼佛讲那是迦叶佛讲的,从迦叶佛以来都讲这个问题啊。「欲生於汝意,意以思想生,二心各寂靜,非色亦非行。」二心,这里讲的欲,欲是能,色是所,色跟能这两个不相关,相关是汝意,而汝意从思想生。那现在汝意拿掉吧,汝意不可信啊,不可信怎么不丢掉?我们偏偏要信那个不可信的,所以叫凡夫嘛。佛讲了,(你)很高兴啊,境界来了那我就断心就好;问题是,境界来了,心已经粘上去了。这是最重要的关键。

  最后这句「此偈是迦葉佛說」,这是原始佛教的讲法。这意思是,这个理论啊,「欲生於汝意,意以思想生,二心各寂靜,非色亦非行」,这个是天地宇宙的真理。

  能所两个是各自独立啊,我们看境界很漂亮,怎么漂亮?境界是境界啊,我是我,我眼睛又不去那里,它也不来我这里,有什么关系啊?所以唯心识观先训练这个啊,你真要了解,你就要从唯心识观来啊。那你没有这些训练,你怎么了解啊,所以基础的东西就要先具备,这叫资粮道。不然你要入定都不可能入定,要起内观也不可能,既没入定也没内观,就在那边想说“我观到”,你观到什么?你是想到,不是观到。

  这个部分,佛陀交代很清楚,我们一直做不到。你都是用求知型的态度,你没有办法用求道型的态度来看,所以你自己本身入不了道。我们在熏习当中,是指你在瓮里头要一段时间,不管你是做酱菜,还是做酱油,总要在瓮里头呆一段时间。有好的环境,酱油要太阳暴晒120天,那就好环境,那你假如把它腌起来不暴晒,那可能会成为豆豉,而不是成为酱油,对不对,所以它是有技巧的。那你在熏习的过程里,有没有良好的技巧跟环境,这个就是修行成就快慢之所在。你要是没有善知识指导,或者不愿接受善知识指导,那你就自己去莽撞。

  「心寂欲除」,心寂吗?这是寂静的寂。不是你想寂就寂,因为你的心像猴子翻来覆去的,不能寂,因为你是妄心嘛。

——2019冬安居《四十二章经》讲座开示08

如需转载请联络本站:華嚴·遍吉祥網 » 从「一心」开始断心,你用「妄心」不可能断心。

赞 (3)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