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不能急,要急缓得中。

  第三十四章 處中得道

  沙門夜誦迦葉佛遺教經,其聲悲緊,思悔欲退。佛問之曰:「汝昔在家,曾為何業?」對曰:「愛彈琴。」佛言:「絃緩如何?」對曰:「不鳴矣。」「絃急如何?」對曰:「聲絕矣。」「急緩得中如何?」對曰:「諸音普矣。」佛言:「沙門學道亦然。心若調適,道可得矣。於道若暴,暴即身疲,其身若疲,意即生惱,意若生惱,行即退矣,其行既退,罪必加矣。但清淨安樂,道不失矣。」

  这一章也是很有名啊。这个沙门诵《遗教经》,声音很悲切,「思悔欲退」,悲切到想要退心了。就像我们讲的,一面诵经一面哭啊,非常激动啊,看到这种情况,算了,不学就好了,想退心了。佛陀发现这个人这种情况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不是今天突发的,突发佛才不会管他,对不对,一时情绪高涨哭一哭嘛,那就不管他了,可他已经一段时间了。

  佛问他:“你以前在家的时候,曾经做什么事业?”我们现在很多人问这个都答不清楚啊。“你在做什么?”“我没有啦,就……嘿嘿……”“到底你在干吗?”“唉……没有啦。”(笑)这种人生怎么跟他相处嘛?“你到底干什么嘛?”“没有啦,我卖卖饼干,补补鞋子……”到底你是干什么?这个人不一样,他说:“爱弹琴。”很清楚就好了嘛。(你是)“我在做工程啦,不过爱弹琴啦。”(笑)你就讲不清楚嘛,你到底干嘛,讲一个就好。这就刚才讲的「妄心」、「多心」的人,就讲不清楚啊。这个人至少「少心」嘛,对不对,我就爱弹琴嘛。人家问你有什么专长?“我,专长没有啦,不过很多啦。”到底是有没有?你很清楚讲,我就很清楚的答嘛。

  佛说:“你很爱弹琴,那弦松了会怎么样?”“不响。”“弦绑得很紧如何?”“也没声音。”“急缓得中如何?”他说:“那各种声音都弹得出来。”佛说:“对,就是这样,沙门修道也是这样。”「心若調適,道可得矣。」心要调适,现在你现在最难的是心不调适,要嘛就激情,过激;要么就不负责任,算了。“我做了,没人赞美我。”要怎么赞美你?你搞错了,还赞美你?不缓则急啊,不急则缓啊,那这种人就不可教了,没办法教了。所以我们要把心调适,所以我们调心讲在前面啊,「心若調適,道可得矣。」

  「於道若暴,暴即身疲。」你对这求道,太暴了,太急了,身就疲了。「其身若疲,意即生惱,意若生惱,行即退矣。」你的意志退了,那你的修行就退了,你也不想再继续了。「其行既退,罪必加矣。」你退了初心啊,发菩提心退了,那罪就到了嘛。「但清淨安樂,道不失矣。」你要平静平静地去进行,你不要什么都既麻又辣叫麻辣心,那没有用。「清淨安樂,道不失矣。」就不失道了。

  你看这都是讲我们生活中的事啊。你既然到道场住下来,参加僧羯磨,就好好谈嘛,三波罗蜜同时具足——布施波罗蜜、持戒波罗蜜、忍智波罗蜜都可以具备啊。但你就不愿这样做,你就翻箱倒柜啊,千变万化,要表示你能干,你有才华,这都完蛋了,都完蛋了。你就一个东西好好做慢慢做,爱弹琴你就慢慢弹,现在你既然来学道也是一样,不疾不徐,有没有,「處中得道」啊。这不是中庸的中,不疾不徐嘛,所以你生活平静,很安乐。唉,你就是不能平静啊,你就是想要跟人家不一样。问你为什么?“不就是要跟人家不一样,要出类拔萃吗?”是这样吗?不是。

  出类拔萃要一段时间。比如你要讲经,讲经讲到出类拔萃大概要三十年,而这三十年当中你大概要讲两万节,每节两小时,那三十年后,保证你出类拔萃。可是你不是啊,你上台就要出类拔萃,就从台上摔下去了。哪有可能嘛,讲了一个钟头就讲不下去了,那你要怎么出类拔萃?你内在所具备的资粮够吗?第一个,没定位;第二个,不牢靠;那第三个就更不用讲有深度了。不要说八风吹不动了,你一风吹就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这一定要留意。

  禅定也一样,虽然我们跟你讲是这样,教学是可以,但那两招你学不好,你一个都没办法,你以为你进去都比别人强,根本你都作弊嘛。我们说那是自然发生的,你无法发生嘛,那你就自己“作”,作意去作,不对。它自然会产生的,你不让它自然产生就没办法。

  所以这个地方已经讲得很清楚了。这个人是在释迦佛的佛世时代,在读诵迦叶佛的经典所产生的状况,佛陀当场给他指导。你看看要不要人家这样指导?不是没给你指导,我现在讲给你听了,就是给你指导。可你不是这样想,你说:“师父,我在读经哭的时候,你要来告诉我这些,对不对?”我要告诉你:“去死好了。”(笑)讲了,你不要说:“师父没跟我讲。你要单独的像释迦佛跟沙门这样讲,那我一定依教奉行。”(笑)现在讲了你都不依教奉行,你还要等那个时候?

​——2019冬安居《四十二章经》讲座开示08

如需转载请联络本站:華嚴·遍吉祥網 » 修行不能急,要急缓得中。

赞 (3)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微信扫一扫打赏